注:本文是 2018 年曾经写过的黄油吐槽文,当初因为想博客能够放在国内 VPS 只能暂时删除文章,过了一年发现备份不见了,如今爷终于在我的旧 U 盘找到以前的备份,呜呜呜(x)。部分内容会改一点。很久之前就很想写一份黄油的短评文,然而我比较担心的是,我这个靠着 VNR (机翻)推的玩家真的能读懂看懂这作品的剧情与真正的内涵吗?万一有些内容断章取义的理解被大佬们指点江山岂不是很尴尬?所以这也是我一直拖到现在还没写过任何一份黄油点评的文章...我不像微博、贴吧和绯月的大佬们那么能写出一篇很好的推后感,嘛不管了,也先试试写着看吧。我在博客某个地方弄.....

阅读全文...

我在公司工作了 1 年半多,但公司的日志服务器我真的是很少摸过,都是前辈大佬们留下来的遗物,已经 1 年多没有怎么维护过了。我们的日志服务器主要是自动收集各核心设备的告警信息,并展示到我们的监控墙中,并存储到硬盘中以便往后查询。我比较了其他日志服务器平台,还是不如 Kiwi Syslog 直接方便,毕竟在 Windows 就能直接用了,所以先作为本次的主角搭建 Kiwi Syslog日志服务器的实现原理是,在服务器开启 UDP 514 端口(可以开 TCP/SNMP trip),再配置远程设备的信息系统,指定到日志服务器的 IP 或 DNS 地.....

阅读全文...

1000 年前,大家要求同存异;10 年前,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;现在,去他妈的一千个人,只有老子懂哈姆雷特。 —— 也不知是谁先说的,转群里大佬言论每天看微博、贴吧或某些社交平台,总是有各种圈子互怼,或圈子内闹事,“爷就是不服你的观点,给爷爬”。圈内的人巴不得被攻击的憨批赶紧滚出圈子或人间蒸发,直到被攻击的人终于不闹事或服气了事情才算是完结了。这种事每日都会发生,对我来说,今天某游有个 nt 发表 zz 言论,昨天某管圈又在找中之人麻烦,明天某黄油圈又来汉化斗争问题。而我只是这个圈子中看客,跟着大圈子所谓的正确风向去看待这个瓜怎么.....

阅读全文...

阅前须知由于该网站太顶风作案,域名我和谐了,懂的自然懂我还在学 py,代码过于辣鸡甚至没有优化,调用方法完全乱套背景由于用公司研发部同事基于 Java 开发的某网站查询的爬虫用得太爽了,搞到我自己都想抄一份试试了,并在此之前通过百度“抄了”很多方法做了个多线程查询接口的小程序就有点膨胀了(其实代码还是一坨屎,而不需要太多字符串处理)同事做的虽然速度很快,还特意为验证码做了训练识别率超高也很快,后来我反编译同事的源码发现用了阿里云的 OCR 服务,爷懂了,这就是在线识别的速度吗,爷i了(然后今天用回同事的工具发现他的API终于炸了,不能开心的批量.....

阅读全文...

我已经废了,已经两个月没更新这破博客了,毕竟这两个月我实在太废物了,疫情期间闲到天天玩 CSGO 或守望,玩累了就玩会邦邦。假期除了玩就是看视频,没有实际性的学习,学习都是边上班边学的,看已经离职的大佬都已经 Python 全会了,我还是个复制粘贴的脚本小子(毕竟胶水语言,看看文档套个代码再做个流程就实现需求了)。说好的这几个月推推黄油的,但连柚子社新作的星巴克咖啡(x)就推了栞那和四季,希线还在摸估计也等到汉化出了再继续。主要是栞那线的我开机翻和个人理解实在难理解在说什么,但还是可以理出来的,跟宁宁线的套路差不多。摸了之后就玩了会前几个月出的.....

阅读全文...